瑾言今天学习了吗

两耳不闻三次事,一心沉迷同人文

【魏叶/喻叶】红白玫瑰 中

*魏叶(老魏单箭头)

*撒狗血

*魏叶BE 慎入谢谢!


魏琛第一次看见叶修是什么时候呢?那得追溯到第一赛季了。

叶修本来就是网游里有名的高手,魏琛自然是知道的。在赛后的准备室里,魏琛看见了一个披着嘉世队服的孩子——即使他拿烟的姿势已经熟练,可是单薄的身姿和稚嫩的颜容却告诉魏琛,那只是个孩子,一个刚过了青春期,营养不良的孩子。可这个孩子的眼神却是坚毅的,里面纯粹的喜爱与对胜利的喜悦是他们都渴望的,是魏琛这么多年来,最难忘的。

那时的叶修被吴雪峰管着,烟是不允许抽的。可叶修却偷着比赛完的一会儿功夫,趁着没人,抽了一根。

魏琛正巧路过,便看见了这个孩子。

他偷着笑了笑,走上前去想瞧瞧这到底是哪个孩子。

于是他上前去,抽出了跟烟,敲了敲,往叶修眼前一亮,“小兄弟,借个火?”

叶修这才注意到了眼前的人,他挑了挑眉,缓缓吐出一口烟,然后摸了摸口袋,掏出个打火机。

魏琛比叶修高了那么些,也比个刚发育完的孩子壮了不是一点。于是他蹲下些身子,侧着脸,一手叼着烟一手当着风。叶修按了几下打火机,橙黄的火焰升腾,烧焦了烟草低,点点猩红绽放。

“成。”叶修示意性点点头,收起打火机。单字的发音总有些慵懒随意,尾音上挑,几乎在那一瞬间,就绕住了魏琛的心。

 

“小队长,”吴雪峰的声音从准备室外传来,叶修似乎被呛到了,微微咳了两声。“怎么又抽烟。”吴雪峰有些无奈。

看到屋里还有个和这个不守信用的小祖宗一起吞云吐雾的蓝雨队长时,吴雪峰显得有些惊讶。他正了神色,朝魏琛露出微笑,道,“魏队好。”

魏琛叼着根烟也没什么正形,含含糊糊地回了句好。只是,吴雪峰嘴里喊的这小队长...魏琛四周瞅了瞅,得,也就跟前这位了。

小队长,自然也就是嘉世那个叶秋了——对,那时候的叶修还叫叶秋。

魏琛知道那个在网游里称霸一方,赛场上较浓风云的一叶之秋,便是眼前这个在他眼里“乳臭未干”的少年时的感受,也记不清了。只是出乎意料却又情理之中。

毕竟这个少年的目光,多澄澈,多复杂。

蕴含着荣耀里最高雪峰阳关下的光耀,包含着荣耀万里疆土的辽阔,深藏着泉水生生不息的活力——热爱与执着。

每个少年骨子里的阳光,却又比其他少了些浮躁,多了些成熟。就像叶修当时的年龄和他拿烟的姿势一样,一样的唬人。

 

 

魏琛深吸一口气。

猝不及防的回忆带来了最初的心动。叶修这个人啊,可能天生就对他老魏的口。就算是第一次见面,也牢牢抓住了魏琛的目光。

毕竟叶修身上有他所痴狂的,有他所追求的,更有与他相似的所执着的。

最初的凉风扫干了口腔和喉咙里的水气,紧接的凉意是尖锐的细针,扎得魏琛喉咙生疼。他默默扯开那打啤酒的包装,从中抽出了一罐来。

啤酒浸透了寒意,金属罐满载冰凉,贪婪地掠夺手心手背的温度。

魏琛坐在床边,腰背向下颓废地弯曲着。他单手单指,轻而易举地打开啤酒,闭了眼,仰着头灌下去一大口。

冷冬。

冰渣一样的啤酒下肚,刀子似的,刮得魏琛的全身上下内外痛苦难以。意识清醒着,却又混乱着。脑子里满是叶修,叶修,叶修。

于是魏琛看到了那年蓝雨训练营的一片欢声笑语。

 

魏琛从网游里挖出了个黄少天,跟挖到了宝一样。这小子除了话多其他都挺好,天天“魏老大”“魏老大”不停息,闹性子闹得整个训练营不安生,偏偏又那么讨人喜欢,手法那更是不用说,手速和口速不差多少。毕竟是自己捡回来的,魏琛瞅黄少天怎么瞅怎么舒服。

于是那天叶修一到,魏琛就迫不及待地推着叶修进了他们蓝雨的训练营,介绍着他们的小太阳黄少天。那黄少一听来的可是叶修,更是兴致高涨,摩拳擦掌要来一盘。叶修点点头,算是许了。开了机刷开进页面创建房间,双方剑张拔弩。

结果很显然,黄少天输得一塌糊涂。

年轻热血的训练生们一一求战,叶修也都一一应了。魏琛在旁边懒洋洋地靠着墙,看着训练室里一片火热——把叶修喊来,也有要他当陪练的意思。

最后一个上前挑战的,是他们这儿的吊车尾——喻文州。都是一群初出茅庐的小鬼们,打得都差不多,结果都是输给了叶修。只是和喻文州打的时候,叶修的脸上浮现出惊异的笑容。

 

“叶秋,怎么样。”训练室里的训练生们去吃饭午休了,刚才一片拥挤的训练室里显得空荡荡的,“黄少ti,不错吧。”魏琛深深吸了口烟。刚才害怕烟味儿熏人,他特意没有抽。

“还成吧。”叶修半只胳膊撑在桌子上,手撑着脸,“那个...叫瑜文州的?意识不错啊。”他回答道。

“喻文州?”魏琛明显愣住了,他也不是没发现这孩子意识好,可赛场上怎么可能只有战术?手法不行,手速过慢,这些全是问题。这个吊车尾一向文文弱弱的书生样,又不怎么闹腾,天天安安静静地坐那边拿这个小本子记录些什么,还不怎么讨人喜欢,和黄少天简直一个天一个地。魏琛对这个小子也不知怎么办。

“手速慢了些,但是...他的战术,绝对的可塑之才。”叶修望了望魏琛,发现他正皱着眉思索着什么,“好也好不过我——得了吧老魏,回回神。你让对手分析选手,啧,不怕我挖你墙角?”

“怕啥。就你?还挖我墙角?”

“得,哥不跟你说了。老魏,你不饿?”

“又蹭我们蓝雨饭。你们嘉世没饭给你吃还是怎么。起来,走吧,下馆子去。”老魏熄灭了手中的烟,朝叶修挑了挑眉。

叶修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接着说道“没你们这儿好吃呗。你蓝雨队长还怕请不起我这一顿饭?”

“还贫,赶紧走吧你。”

“来了啊。”叶修理了理衣服,和魏琛去了他们经常去的那家餐厅。

 

魏琛和叶修算是一回生二回熟,网游里就有联系,这比赛也打过了,自然,关系好了不少。又是两个没下限不要脸,什么损招都能上的人,话题自然不少。

叶修也不是第一次到G市,南方呆惯了,G市的气候和伙食实在讨人喜欢。他和魏琛走在去餐厅的路上,纯正的粤菜餐厅。

“老魏,你怎么打算的。”叶修跟在魏琛的身后。距离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不少时日,可是印象里的叶修还是那么瘦。可能是坐着时间长了,嘉世的前途光芒万丈,站在眼前的叶修已经是个正常体型了,他似乎攀着青春期的尾巴,又高了那么几公分。

“还能怎么打算呢。叶修你得要点脸,别动不动打探我这儿的情报。看到我们这儿的小子没?你们嘉世,迟早有天被他们打得屁滚尿流。”魏琛无所谓地喷回去。心里却泛起了些酸意。也是,叶修怎么会看不出来。要是真看不出来,那他老魏就算是瞎了。

 

他得离开。

蓝雨有了训练营里的那些新鲜血液,蓝雨的未来不属于他,属于他们。他干过的最好的事情,干过最大的事情,就是创建了蓝雨,逮了个小鬼回来,招了他们过来。

“那怎么会,想多了。”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心里竟有些烦躁,摸了摸口袋,发现烟忘在了蓝雨的训练室里,抿了抿嘴,只得作罢。

“那你,可就等着瞧吧。”魏琛哼哼了两声,挑衅似的看了眼叶修。风吹过未拉好的外套,鼓起一片波澜。

叶修没再搭理魏琛,快走了几步,一下子从后面钩住了魏琛的肩膀,力气大得让魏琛差点没有站稳。

“走快点,老年人。”

“脸呢,老年叶?”

魏琛一点都不老,二十多岁的大好年华,青春时光,在他们看来,却已经是个老人了。他的手会颤抖,会感到疲劳,眼睛在深夜里对着电脑屏幕会发涩发痒,思绪会停顿,反应在下降。二十岁之前的一系列熬夜、不好好吃饭、打架斗殴的坏毛病,落下了不少小毛病,如今,在一个一个地蹦出来,和他算那些陈年旧账。

可是他妈的还不服不行。

 

反观叶修呢?虽然不算是太年轻了,可是他仍有挥洒不完的力气,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看了便想上去牵了来。人呢?又是个聪明人,战术、意识都是上流。他在他的鼎盛期,嘉世处境水涨船高。可惜呀,谁都想着拿冠军。

场上是敌人,场下是朋友。

魏琛觉得这样的关系挺好,挺好。

 

叶修不是个没脑子的,他看得清楚。老魏怕是...要离开了,

退役。

这个词真是,一半荣光一半心酸。

职业生涯漂亮的,叫退役。退役了也是风光无限。混的差点了,也就不叫退役了,说在明面上是退役,可偏偏也不差你。退不退,谁惦记呢。

电竞圈刚刚崛起,几大战队还没有完完全全的体系,一系列的规章制度仍未完全。建立起蓝雨的老魏,多少年以后,怕是只有声“嚯,咱们蓝雨的建立者呀。他...有拿到什么奖没?我记不清了。”

黄少他们不可能忘记,再后面?谁知道呢。这本来就是个追逐胜利,追逐冠军的圈子。孰胜孰败,得看个人。老魏这样的,也不会少数了。

 

后来魏琛果然退役了。

他在训练室里输给了他们的吊车尾,喻文州。

还是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

老魏叹了口气。得,该是时候让座了。

新生的少年还是那般腼腆,眼中涌起千尺巨浪,刷洗了蓝雨未来一片辉煌。


TBC

打滚求个关注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