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言今天学习了吗

两耳不闻三次事,一心沉迷同人文

【魏叶/喻叶】红白玫瑰 上

*魏叶(老魏单箭头)  微喻叶

*撒狗血

*魏叶BE  喻叶不分 慎入谢谢!


凌晨一点,冷得刺骨的寒风刮得树叶沙沙作响。楼下的道路只剩下昏黄的夜灯亮着。远处的闹市区却仍然是灯火阑珊。

12月25日,圣诞节。

明明是个国外的节日,传进了中国,便又成为了年轻人们要盛盛大大庆祝的节日——说白了,也就是想找个机会能疯得开心。

魏琛裹着件羽绒衣,走出兴欣新的宿舍。推开门的一刻,寒风像是打仗看着了敌人,迅速地包裹住魏琛,抓住任何一丝可以攻克的破绽,大力攻破。

“嘶,真特么冷。”魏琛抖了抖身子,嘴里嘟囔着。他低下了头,一鼓作气走进一片黑暗中。刚从温暖的空调房里出来,不冷才怪。

身后的宿舍一片安静,细细听来似乎都可以听见里面沉睡的人们沉稳的呼吸声。太安静了,以至于让人感觉几个小时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魏琛习惯性地把手放到裤子口袋里摸了摸,结果摸了个空,这才反应过来他就是出来买烟的。老板娘对于队里俩老烟枪可谓是痛恶至极了,一狠心,把叶修和他自己的烟都收了,大半夜还得自己出来买烟。

“越活越下去咯。”魏琛叹了口气。他的眼神有些呆滞,双眼里布满血丝。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向着别墅区门口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走去。

要不再买点夜宵?魏琛想,算了,也没胃口。

晚上的一幕幕在魏琛脑子里回放,叶修公开和喻文州的恋情,两人明艳的笑脸,大家的祝福和调笑般的口哨声,也有抱怨叶修怎么这么迟才公开真不够意思的声音,还有包子喊着老大终于嫁人的喊声。

自然,平日里和叶修闹得最起劲的魏琛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只是一顿嘴炮之后,魏琛有点难过。

叶修的笑,叶修的话,最后两人相拥的画面,像刀子一样,刮得魏琛生疼。

 

魏琛走进了商店,午夜时分,灯光都暗淡了几分,收银小妹的瞌睡打得魏琛都不好意思上前去打扰。除了收银台上方的小电视在放着广告,发出千遍一律的声音、台词外,店里丝毫没有声响。

也不怕有小偷。魏琛在货架间转着,顺手拿了几瓶啤酒,再回到收银台,手指轻轻在那个收银小姑娘的前面敲了两下,那小姑娘猛地睁开了眼睛,慌张地问道:“您需要些什么。”“……一包中华。”魏琛把啤酒放在柜台上,问收银员要了一包烟。

收银小妹把烟拿了出来,给魏琛结了帐。

魏琛走出便利店,那小姑娘见夜里难得出现的顾客走了,眼皮子立马撑不住了,拖着头又打瞌睡。

 

魏琛出了店门,站在便利店的顶棚下,熟练地撕下外包装。从中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歪着头,用一只手挡住寒风另只手点燃了那根烟。微弱的红光在黑夜里显得有些孤寂微弱。魏琛深深地吸了口烟。

尼古丁暂时性地麻痹了神经,熟悉的中华烟味儿包裹着他,魏琛感到舒服些。

 

回去的路上,魏琛看到了因为过节二十四小时的营业的花店。他忽然想到下午喻文州手里捧着的那一大捧红玫瑰。

红得像火。烈得像血。轰轰烈烈,肆意绽放。

 

魏琛鬼使神差地走进花店。

“老板,有白玫瑰吗。”

“有,单支六块,三支十五,十支四十五。”

魏琛摸了摸口袋,却发现口袋里没有几张票子,“啧”了一声,说道,“给我三支吧。”

 

他拿着鲜嫩的花走出商店,那玫瑰白得有些憔悴。

魏琛握紧手上的玫瑰,却忘记了玫瑰上有刺。手指被刺得有些痛了,魏琛这才连忙把手松开。他拂了拂手。幸好,没有受伤。

 

回到宿舍,仍是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见。魏琛悄悄地走进屋里,轻带上门,带进来一阵凉意混杂着尼古丁味儿。

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将三枝白玫瑰小心地放在床头柜上。一片漆黑,魏琛仅仅可以看到一个轮廓,可是他仍目不转睛地盯着,若有所思。他叹了口气,从衣服口袋里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敲了敲烟头,叼在嘴里点燃了。猩猩红光照亮了几寸空间,他缓缓吐出一阵灰烟。

忽然又想起来老板娘义正言辞的嘱咐——别在屋里抽烟!于是魏琛起身,关紧了卧室的门,又将窗户打开。一半为了老板娘的话,一半为了让自己清醒。冷风窜入屋中,掠去唯一积攒的几分热度,身上又是一阵阴冷。

魏琛转身坐在床沿,歪着头继续盯着床头的几枝玫瑰。

 

像极了朝圣的门徒。

舍去自我,求而不得。

TBC

*最近入了魏叶坑出不来了,记得大半年前还说过魏叶不好吃这种话,往事不堪回首×

打滚求个关注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