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言今天学习了吗

两耳不闻三次事,一心沉迷同人文

【王叶】黎明①

*又名 老王的艰苦追妻路
*刑警王×医生叶
*洒狗血 老王常年约炮但是他戴套
*私设有 微草 嘉世 兴欣都在帝都

帝都的冬天很冷,微草警局特案组的王队又是个冷骨头,听说是小时候受了冻,身子底总有些凉。就像贪恋着温暖的孩子,公务之余更加沉迷于床事之中。
王杰希,王队的业务水平一向很高,而业务水平高却没有说私生活要检点。
王杰希的私生活很乱,至少在一群小处男里算是司机。床伴几个月就换一次不带停,有事没事去个酒吧坐坐,说不准哪天高英杰无意间能看见他裤子口袋里的杜蕾斯。

当然,也有人觉得王队去酒吧是在加班工作。古时候驿站酒馆这样的地方情报线索最多,而如今也差不多,酒吧这样鱼龙混杂处,有意思的事儿也多。至于是不是真的,就无从可知了。

组里的一线刘小别说,他没见过几个除了工作生活上必须和王队接触的男人外,能和王队好好交流的男性朋友。基本上关系暧昧的最后都成了炮友,要么就很少往来。王队一向护犊子,特别是队里的高英杰,小年轻一个,自家队长亲自带新人跑现场过流程,平日里时不时点拨一下。私底下刘小别特别想问他们队长是不是对小同志有意思,只是每次话到嘴边却看着他们队长那双认真而专注的大小眼时退缩了。再之后大家也就明白,王队是真的看好小伙子的资质而非肉体。当然也不是说王队没有朋友,而是那些不能以朋友之情相待的男人,可以得到王队特殊照顾的人。

除了叶修。原嘉世医院现兴欣医院的叶修,叶医生。

那天是12月29日。临近元旦假期。他前一天晚上和一炮友刚打完炮,本以为第二天没什么事儿结果上头来了个紧急通知。于是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的王队尽职尽责地赶去查案。身子虚睡眠又不足,王杰希那天状态糟透了,却也撑着去好好调查一番。
调查完了就准备回去写个报告赶紧歇息,却在楼层间遇到了个医闹事件。很普通的医闹,大红横幅配着逝者照片一挂,几个外地口音的人哭着喊着狗屁医院,丧尽天良,还我老父。
而那个白大褂,靠在门栏上,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道:“成啊,我带你们去太平间,把你们老父给你们。完完整整的。”
声音里有些许沙哑,王杰希听完后,停下了脚步。

这人挺好玩的。他想。
普通的时候,医生要么委曲求全,要么能躲就躲,这么激怒患者,也不怕出事。

果真,后面几个壮点的汉子抡起了棒子就要往那医生头上砸。王杰希还是有着身为警察的职责的,他向前走去,拿出警察证,正色道:“警察。”
那些人一看警察来了,哭的喊的更厉害了。那医生看见忽然冒出个警察,也显得有些诧异。
“早和你们说了,你们父亲的确是死在我们医院手术台上的,他送来时的生命体征就已经很弱了,即使抢救,也说过了救活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二十。”那医生摇了摇头,和身旁的小护士说了几句话,转身先离开了,也不顾后边声嘶力竭的叫骂声。
王杰希跟了过去,他对这人有点兴趣。
那人靠在吸烟室的窗边,白大褂敞开着,里边是一件深灰色的卫衣,身形偏瘦。常年执刀的手说不上有多纤细,但是修长有力,其中拈着根烟。皮肤泛白,风吹过,黑丝的头发略过脸庞。
很安静。
他转头看见站在门口的王杰希,毫无原先的诧异,也不清楚是他掩饰得完美或是本也是个怪人,头顶约炮的信号灯遇见另一盏就哔哔哔哔地叫。
“刚才谢谢了。”
“不谢。怎么称呼?”
“叶修。”
“叶先生好。王杰希。微草特案组。”王杰希向前走去。
“王警官好啊。”叶修暗灭手中的烟。转头向他也笑了笑。

王杰希怔了怔。从窗缝里泄进的阳光,洒在了叶修的脸上。那笑容淡淡的,轻轻地,却那么好看。连着灿烂的阳光打进王杰希的心里。
温暖得好似四月苏堤上徘徊的暖阳,湮灭冬日的灰暗,带来万物苏生。

*练笔群里练笔写的 写着写着就写脱了orz

一年之后决定翻出旧帐,改改文,补补坑

修于2017.7.8

评论(4)

热度(32)